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識庫

首頁|城市地理|經濟社會|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歷史|生活居家|娛樂明星

傅斯年

023b5bb5c9ea15ceba421f4eb4003af33b87b2cd.jpg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字孟真,山東聊城人,祖籍江西永豐。傅斯年(1896-1950年) ,著名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專家,曾任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清光緒二十二年二月十三日(1896年3月26日)生于山東聊城一個舉人之家,初字夢簪。

目錄

1 傅斯年生平
2 傅斯年研究狀況
3 生平趣事

傅斯年 - 傅斯年生平

  傅斯年 (1896~1950),字孟真,聊城(今聊城東昌府區)人,幼年時接受較為系統的傳統教育;1908年入天津第一中學堂接受新式教育;1913年夏,考入北京大學預科乙部,1916年秋升入本科國文學(后改稱文學院中國文學系)。   1917年秋天,傅斯年等人受《新青年》雜志的影響,萌生了組織學生學術團體的想法。經過醞釀和準備,1918年10月,召開第一次籌備會,決定組建新潮社,創辦學術刊物《新潮》雜志,自任主任編輯。1919年1月,《新潮》雜志創刊號面世。傅斯年在《<新潮>發刊旨趣書》中強調《新潮》雜志的宗旨是本著批評的精神、科學的主義、革新的文詞,“鼓動學術之興趣”,“造成戰勝社會之人格”,“引導此‘塊然獨存’之中國同裕于世界文化之流”。傅斯年在《新潮》雜志上共發表44篇文章,數量最多,其內容涉及政治、學術和教育,其文風頗有鋒芒、大氣磅礴,議論激切深刻,積極提倡倫理革命以及文學革命等新思潮,對新文化運動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1919年5月1日,中國在巴黎和會外交失敗的消息傳到國內。翌日,蔡元培在西齋大飯廳召集學生代表一百多人開會,講述了巴黎和會上帝國主義相互勾結、犧牲中國權益的情況,指出這是國家存亡的關鍵時刻,號召同學們奮起救國。5月3日,北京大學學生會邀請北京各校代表討論決定第二天舉行游行示威,并推舉20名代表和游行總指揮。5月4日,學生們高舉“外抗強權,內懲國賊”的標語在校園集結,具有強烈的愛國思想的傅斯年親自扛著大旗率領北大學生在天安門與其他院校學生會合,向各國駐華使館示威,又轉向趙家樓曹汝霖等人的住宅,火燒了趙家樓,痛打了藏在曹氏住宅的章宗祥。   “五四”運動后,傅斯年作為具有新思想的社會領袖,雖因個人因素不再直接參加繼續發展的學生運動,但卻從直接搖旗吶喊轉向運動理論意義的認識和探討。在此后的幾個月中,他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和談話,對“五四”運動及其青年的使命進行探討和總結。1919年暑假,傅斯年于北京大學畢業,隨即參加了山東省官費留學生考試并以優異的成績通過,同年底赴英國,入倫敦大學研究院,師從史培曼(Spearman)教授研究實驗心理學,同時選修本科的課程,主要選修了物理學、化學和數學等自然科學課程。1923年,離開倫敦大學到德國柏林大學,除學習相對論、量子學、比較語言學以外,還選學了地質學、經濟學等課程,同時也系統學習了歐洲的哲學、歷史、政治和文學。 1926年冬,傅斯年由德國回國,先后擔任中山大學教授、文史科主任兼國文、歷史兩系主任,同時從事文學、歷史方面的教學和研究。1927年8月,成立“中山大學語言歷史研究所”,與顧頡剛、羅常培、楊振聲、董作賓等人共同創辦《國立中山大學語言歷史研究所周刊》,對歷史、語言、文學進行“集眾”式研究。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但不久退出。1928年4月,中央研究院建立,蔡元培任院長,傅斯年積極建議設立歷史語言研究所并獲得蔡元培同意。9月,傅斯年辭去中山大學教職。正式就任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一職,直至去世。在以后的二十多年間,他領導歷史語言研究所所有成員在歷史、考古、語言等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積累了豐富的學術資料,培養了優秀的學術人才,初步完成了社會科學研究的近代化。   傅斯年除領導歷史研究所研究人員進行“集眾”式研究外,自己也曾從事許多領域的專題研究,在中國古代史研究、地方區域史研究、中國思想史、哲學史研究、史學理論和方法、歷史典籍研究等許多領域取得了顯著成就。他的《性命古訓辯證》、《夷夏東西說》、《周東封與殷遺民》等很有創見,有相當高的學術地位。許冠三在《新史學九十年》中曾評論說:“即令長達二百頁的《性命古訓辯證》不算巨著,僅僅是《歷史語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書》一文,和準此而推行的現代研究視野,以足令他名垂青史了。”   1929年,傅斯年將歷史語言研究所遷往北平,他兼任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為歷史系、文學系開設中國文學史、中國古代史專題、史學方法導論等課程,并為校長蔣夢麟出謀策劃。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開始走向社會,為救國圖存而奔走呼吁,提出“書生何以報國”的命題,號召大家以不同的方式投身抗日救國的斗爭中去。1932年1月,李頓調查團赴東北進行調查時,為駁斥日本進行侵略的借口和謬論,傅斯年組織史學界人士撰寫了《東北史綱》,并送交李頓調查團,為證明東北自古是中國領土提供了有力的證據。1932年春,與胡適、蔣廷黻、丁文江等人創辦《獨立評論》周刊,討論國際、國內局勢,呼吁各界人士“根據自己的知識,用公平的態度研究中國當前的問題”。傅斯年在該刊發表了大量的政論文章,揭露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野心,呼吁全民族團結抗戰,反對任何形式的妥協投降。1933年,擔任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主任,以“少得可笑的錢,血心規劃,樹立初基”。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南開大學南遷昆明,合組西南聯合大學,北京大學恢復文科研究所,傅斯年兼任研究所所長,同時為歷史語言研究所與北京大學文科研究所聯合招收的研究生導師之一。7月下旬,應邀參加廬山各界人士談話會,討論抗戰問題。8月,以社會賢達身份參加國防參議會,圍繞抗日御寇向政府建言獻策。1938年4月,國民黨召開五屆四中全會,決定成立“國民參政會”。自1938年7月至1947年6月,國民參政會共舉行了4屆13次會議,傅斯年連續4屆被推選為參議員,并擔任第一屆第一、二、三次大會,第二屆一次大會,第四屆一次大會的駐會委員。在國民參政會期間,傅斯年嫉惡如仇、仗義執言,先后彈劾孔祥熙、宋子文兩任行政院長貪污中飽、禍國殃民,致使孔、宋先后下臺。   1944年9月,傅斯年等參政員在國民參政會三屆三次會議上建議組織延安觀察團,但由于種種原因未能成行。1945年5月,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在望。為爭取抗戰勝利、避免內戰發生,傅斯年、黃炎培、冷僪等人再次向國民參政會提出訪問延安等事,得到蔣介石的同意。6月2日,傅斯年等人致電毛澤東、周恩來,正式提出訪問延安。6月18日,毛澤東、周恩來回電,對傅斯年等參政員訪問延安表示歡迎。7月1日,傅斯年等一行6人在王若飛的陪同下乘飛機抵達延安。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共領導人親自到機場迎接,雙方進行了廣泛的接觸和商談,達成了兩點共識:一是停止召開國民大會,二是從速召開政治會議。這兩點共識和中共方面的建議都寫進了《延安會談紀錄》。7月5日,傅斯年一行回到重慶。7月7日,第四屆一次國民參政會開幕,當天下午會見蔣介石,匯報了訪問延安的結果,并將《延安會談紀錄》交給了國民黨政府。   抗戰勝利后,傅斯年任北京大學代理校長,為北大復原和教育嘔心瀝血。1945年10月,國共兩黨重慶談判時就召開政治協商會議達成協議,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1946年1月公布了《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辦法》及委員名單,經蔣介石聘請共38人,傅斯年作為社會賢達被聘請為委員,在會議上他對和平建國綱領、國家政體、《憲法草案》等表達了自己的意見。1947年6月,傅斯年攜妻去美國治病,在美期間缺席當選為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同年缺席當選國民黨政府立法委員。1948年8月回國,三個月后被任命為臺灣大學校長,1949年2月赴臺灣大學就任。   1950年12月29日,傅斯年在臺灣省會議接受質詢時突發腦溢血去世。去世后,蔣介石親臨致奠并發表褒獎令,各界要人與臺大師生數千人冒雨為之送葬,并在短期內發表了數百篇悼念文章,以表達對傅斯年的尊敬和哀思。

傅斯年 - 傅斯年研究狀況

  傅斯年去世不久,人們開始整理他的著述并對其進行研究,到目前為止,研究狀況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世紀50-70年代中期。1950年12月,傅斯年在臺灣逝世。他的去世在臺灣引起了很大震動,其親友故舊紛紛撰寫文章懷念和記述他的生平、思想和成就,并開始收集他的論著。在短短幾年內,臺灣先后編輯出版了《傅孟真先生文集》(1952年)和《傅斯年選集》(1967年)。兩種文集所收傅斯年論著篇目不同,都有很多遺漏。這期間,很多傅斯年的親故好友寫了懷念和回憶的文章,記述傅斯年的生平事跡和學術成就,其中如《傅故校長哀挽錄》等。《傳記文學》則每年在傅斯年去世的忌日舉行一次學術講演會,邀請對傅斯年了解較多的專家學者進行講演和討論,整理后面世,但這個時期尚無人對傅斯年進行專題研究。由于歷史的原因,大陸對傅斯年很少提起。

傅斯年 - 生平趣事

體胖
大概在學者中間,傅斯年的體胖是有名的。一次羅家倫問他:“你這個大胖子,怎么能和人打架?”傅斯年答:“我以質量乘速度,產生一種偉大的動量,可以壓倒一切!”這樣的話真是能給肥胖的人壯氣。不過,關于傅斯年之胖的故事還屬以下這則最為有趣。傅斯年、李濟還有一位裘善元同在重慶參加一個宴會。宴會結束,主人特別為他們三個人雇好了滑竿。六個抬滑竿的工人守在門前。第一個走出來的是裘善元,工人們見他是一個大胖子,大家都不愿意抬,于是互相推讓。第二走出來的是李濟,剩下來的四個工人看比剛才出來的還胖一些,彼此又是一番推讓。等到傅斯年最后走出來的時候,剩下的兩個工人一看,嚇了一大跳,因為傅斯年比剛才的兩個人都胖得多,于是兩個工人抬起滑竿轉頭就跑,弄得請客的主人甚是尷尬!我想許多人看到這里都會莞爾一笑,因為在四川抬滑竿的,實在沒有太壯的人!
決斗
還有一次為中醫問題,傅斯年反對孔庚的議案,兩個人激烈辯論,孔庚當然辯不過傅斯年,于是在座位上開始辱罵傅斯年,說了許多的粗話,傅斯年氣得說:“你侮辱我,會散之后我要和你決斗。”等到會散之后,傅斯年真的攔在門口要和孔庚決斗,可是他一見孔庚七十幾的年紀,身體又非常瘦弱,傅斯年立刻將雙手垂了下來說:“你這樣老,這樣瘦,不和你決斗了,讓你罵了罷!”
“背叛”師門
傅斯年生于山東聊城一個沒落的名門望族。說起傅氏家族,還真是不容小覷,傅斯年的祖先傅以漸是清朝建立后的第一個狀元,其后,傅氏家族科考得意者不計其數,官至封疆大吏的也不乏其人。因此,山東傅氏有“開代文章第一家”的稱譽。但是到了傅斯年這一代,傅氏家學雖然依舊淵源,但已經沒有什么生活質量可言了。傅斯年在北大期間的生活費用,就是靠別人接濟的。傅斯年的國學功底是非常深厚的,上大學時,雖然只有十幾歲,但儼然一位“國學小專家”。他的治學功底甚至強過了北大當時的某些教授.據傅斯年好友羅家倫回憶,“在當時的北大,有一位朱蓬仙教授,也是太炎弟子,可是所教的《文心雕龍》卻非所長,在教室里不免出了好些錯誤……恰好有一位姓張的同學借到那部朱教授的講義全稿,交給孟真。孟真一夜看完,摘出三十幾條錯誤,由全班簽名上書校長蔡先生,請求補救,書中附列這錯誤的三十幾條。蔡先生自己對于這問題是內行,看了自然明白……到了適當的時候,這門功課重新調整了.”
傅斯年本是黃侃的得意弟子,但一次偶然機緣,傅斯年竟“背叛”師門,成了胡適的學生。胡適剛到北大教授中國哲學史的時候,因為講授方法和內容特別,在學生中引起不小的爭議。有人認為胡適遠不如國學大師陳漢章,想把他趕走;有人則認為,胡適讀的書雖然沒有陳漢章多,講課卻頗有新意。傅斯年本不是哲學系的學生,但在同室顧頡剛的鼓動下去旁聽了幾次胡適的課。結果聽完之后非常滿意,于是傅斯年對哲學系幾位要好的同學說:“這個人書雖然讀得不多,但他走的這條路是對的。你們不能鬧。”
由于傅斯年在同學中的威信,年輕的胡適在北大講壇站穩了腳跟。后來回憶起這段日子時,胡適感慨地說:“我這個二十幾歲的留學生,在北京大學教書,面對著一班思想成熟的學生,沒有引起風波;過了十幾年以后才曉得孟真暗地里做了我的保護人。” 參政而不從政
他在擔任國民參政員時,曾經兩次上書彈劾行政院長孔祥熙,上層雖不予理睬,但后來還是讓他抓住了孔祥熙貪污的劣跡,在國民參政大會上炮轟孔祥熙。蔣介石為保護孔祥熙,親自出面宴請傅斯年,想為孔祥熙說情。二人有這樣一段著名的對話: 蔣問:“你信任我嗎?”傅斯年答:“我絕對信任。”“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應該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說:“委員長我是信任的,至于說因為信任你也就該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腦袋我也不能這樣說。”蔣介石無奈,只得讓孔祥熙下臺。 1945年6月,宋子文繼任行政院長。1947年2月15日,傅斯年在《世紀評論》上發表《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一文,對宋子文的胡作非為進行了猛烈抨擊。朝野震動,宋子文也只好在社會上的一片反對聲中辭職。 拒不做官
也許是聽膩了阿諛奉承的話,看膩了唯唯諾諾之態,蔣介石對傅斯年這個桀驁不馴之士不但沒有惱怒,反而欣賞有加,一心把傅斯年拉入政府當官。 早在1946年初,蔣介石就與陳布雷商量,要在北方人士中補充一個國府委員。陳布雷對蔣介石說,北方不容易找到合適人選,蔣介石提議說:“找傅孟真最相宜。”陳布雷了解傅斯年的志向與秉性,對蔣介石說:“他怕不干吧。”蔣介石大概不相信有人不愿當官,他很有信心地說:“大家勸他。” 結果,任說客說破了天,傅斯年堅決不肯加入政府。蔣介石死了心,轉而想拉胡適進入政府,希望傅斯年能做做說服工作,結果傅斯年也竭力反對。在給胡適的信中傅斯年說,兩人一旦加入政府,就沒有了說話的自由,也就失去了說話的分量。“一入政府,沒人再聽我們一句話”。他勸胡適要保持名節,其中有一句話極有分量:“借重先生,全為大糞堆上插一朵花。”正是這句話,打消了胡適做官的念頭。 對于傅斯年拒不做官的氣節,李敖一直贊譽有加。在《李敖有話說》中他就說:“有一個人學生領袖傅斯年,終其一生不肯加入國民黨。他不但不加入國民黨,還鼓勵他的老師胡適要采取跟國民黨并不很合作的態度。這一點我覺得傅斯年很了不起……他們要發揮這個知識分子的力量,可是又不想被國民黨吃掉,不被國民黨同化……真正的夾縫里面的自由主義者,不做國民黨也不做共產黨,他沒有社會地位,很苦。” 蔣介石到臺灣后,把傅斯年當作“座上賓”,時常邀請他到總統府吃飯,商議國事。李敖在《李敖有話說》中講了這樣一個細節:“到臺灣來以后,有一天,當時的代總統李宗仁到臺灣來,在臺北的松山飛機場要下飛機的時候,蔣介石跑去歡迎李宗仁。在松山機場的會客室里面,蔣介石坐在沙發上,旁邊坐的就是臺灣大學校長傅斯年。傅斯年怎么坐的?在沙發上面翹著二郎腿,拿著煙斗,就這樣叼在嘴里,跟蔣介石指手畫腳講話。其他的滿朝文武全部站在旁邊,沒有人在蔣介石面前敢坐下。憑這一點大家就知道傅斯年在臺灣的地位。” 遺憾的是,這位敢說話、辦實事的臺大校長,來臺灣不到一年,就在參加省參議會第五次會議時突然倒在了議會廳。蔣介石聞訊后,立即派行政院長陳誠前去指揮搶救,動員臺灣所有名醫,不惜任何代價搶救傅斯年。他本人則守候在電話旁,焦急等待陳誠每半小時的匯報。傅斯年因腦溢血去世,享年僅54歲。

參考資料:
[1] 齊魯網

棒球帽的带子系法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