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識庫

首頁|城市地理|經濟社會|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歷史|生活居家|娛樂明星

臨清舍利寶塔

20100504023526210.jpg舍利寶塔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現已被評為國家AA級旅游景區,它與通州的燃燈塔、杭州的六合塔、鎮江的文峰塔并稱“運河四大名塔”,為運河岸邊一標志性建筑。舍利寶塔建于明萬歷三十九年(1611年),塔高61米,九級八面,樓閣式,通體近垂直,磚木結構,塔頂呈將軍盔形,屬省內僅見。基座八面,每面長4.9米,底面積為186平方米,其空間面積可達7000平方米,外檐磚木結構,檐下為陶質仿木出挑斗拱,轉角斗拱下垂蓮花垂柱,斗拱下部鑲嵌陶質“阿彌陀佛”四字。門楣上鐫刻“舍利寶塔”四字。進入塔室,各層辟有轉角形石質梯道,可迂回逐層登至頂層。各層為穹隆頂,頂上施龍骨架,地面平托金絲楠木樓板,平面鋪青磚,每層辟八門,四明四暗。各層塔心室內皆有刻石,畫像鑲嵌壁上,寶塔中心部位原有金絲楠木通天柱,上至塔剎下直落地宮,以承托每層平面負荷,此作法當屬宋代遺風。

目錄

1 舍利寶塔的來歷
2 建筑特點
3 記述

臨清舍利寶塔 - 舍利寶塔的來歷

  臨清舍利寶塔并非為“舍利”而建,而是緣于風水。明萬歷年間,臨清文人縉紳聚議,認為臨清的風水不利,最后決定,將臨清土城北方的觀音大士像移至此處,并建造一座寶塔,此處正是臨清汶、衛兩河匯流北去的“天關”。可“扼塞兩河水口,弘開萬里天關”。事情定下來以后,眾人推舉在家賦閑的臨清籍人工部尚書柳佐主管其事,并正式定名“舍利寶塔”,從萬歷三十九年(1611年)開始策劃,至萬歷四十五年(1617年)第五層建成。第六層于次年由臨清布商王道濟獨資捐建,又歷時三年,九層寶塔終于全部建成。臨清舍利塔應“靈收八表”的意象。塔的各層平面皆為正八邊形,第一層至第五層和第七、八層塔心室為正方形,六層和九層為八角形。塔的平面構成是結合豎向設計而統籌布置的。就全塔而言,登臨憑眺,則八面風光皆可擷取;而就各層言,則層層相錯,收入景物各有不同,形成了統一中的變化,豐富了“靈收八表”的戲劇性空間變幻效果。游人登臨此塔,猶如在欣賞一曲恢弘的交響樂,戲劇性變化的塔內空間帶給人美的享受,古代匠師在此塔的建筑構成設計意向上,可謂腦存丘壑,實為大家手筆。

臨清舍利寶塔 - 建筑特點

  臨清舍利塔九級八面。樓閣式,通體近垂直,仿木結構,剎頂呈將軍盔形,屬省內僅見,基座八面,每面長4.9米,底面積為186平方米,其空間面積可達7000方米.外檐仿木結構。檐為陶質仿木出挑斗拱。轉角斗拱下垂陶質蓮花垂柱。斗拱下部鑲嵌陶質“阿彌陀佛”四字:門楣上鐫刻“舍利寶塔”四字:進入塔室,各層辟有轉角形石質梯道,可迂回逐層攀登至頂層。各層為穹隆頂,頂上拖龍骨架,地面平托金絲楠木樓板、平面鋪青磚,每層辟八門,四明四暗。各層塔心室內皆有刻石,畫像鑲嵌壁上,寶塔中心部位原有金絲楠木通天柱,上至塔剎下直落地宮,以承托每層平面負荷,此作法當屬宋代遺風。

臨清舍利寶塔 - 記述

  明萬歷年間,臨清文人縉紳聚議,認為臨清風水不利,并告當時欽差臨清的提刑按察使鐘萬祿,最后決定,將觀音大士像移至磚城北水關下,即土城坎(北)方,并建造一座寶塔,此處正是臨清汶、衛兩河匯流北去的“天關”,可“扼塞兩河水口,弘開萬里天關”。事情定下來以后,便推舉在家賦閑的工部尚書柳佐主管其事,并正式定名為“舍利寶塔”,從萬歷四十年開始策劃,至萬歷四十五年第五層建成。第六層于次年由臨清布商王道濟獨資捐建,又歷時三年,九層寶塔終于全部建成。   臨清塔應“靈收八表”的意象。塔各層平面皆為正八邊形,第一層至第五層和第七、八層塔心室為正方形。六層和九層則為八角形,五層塔心室皆辟有門洞券,通向塔外。塔的平面構成是結合豎向設計而統籌布置的。就全塔而言,登臨憑眺,則八面風光皆可擷取;而就各層言,則層層相錯,收入景物各有不同,形成了統一中的變化,豐富了“靈收八表”的戲劇性空間變幻效果。至于塔心室的內部空間,也無不層層變化,而且由于扒道的狹長幽暗,更在先抑后張中,顯現出光明和小中見大。第六層塔心室的建筑物構造更是頗具匠心,也最精到。捷足先登的人們驚喜地發現“三百里外忽見遙山’。”朝賓岱宗暮太行”,實在是地處平原的臨清曠古未見的奇景。第六層塔心室東、西兩面券窗上方分別嵌石題刻“西引太行”、“東延岱岳”,正北佛龕券洞上方則題刻作“秀聚中天”。此最能體現“靈收八表”之意。   至第七層,塔心室又轉變為塔壁四合,上部由穹窿頂改為斗拱出跳承托的平頂,東、西、南、北列布磚雕字樣分別為“阿眾佛”、“彌陀佛”、“寶生佛”、“成就佛”,以應七級浮屠、四面生佛之意。以其卓爾不群的空間處理,顯示出佛的境界尊嚴,達到空間序列的最高潮。   至第八層,似又恢復到第一至第五層大同小異的形式,人們會由此而被喚起幾分回憶,形成了高潮過后的片刻寧靜。至八角形的第九層塔心室,空間形式又在似與不似的印象中,同第六層的處理聯系起來;那逐漸聚攏的穹頂,隱沒了自地宮拔出而貫通全塔的塔心柱,標志著全塔的內部空間序列至此圓滿結束;而聯想著塔心柱穿出塔頂冠表為塔剎的外部空間形象,又不禁令人感到,這靈收八表的佛的空間,仍似意猶未盡,在無盡的延續,直至中天。

參考資料:
[1] 新華網山東
[2] 齊魯網

棒球帽的带子系法图解